宇智波兄弟家的花痴

今天开始做温柔的人

拾欢

人物属于岸本老师的火影,

Ooc属于我这个胡来的作者

————

失去的快乐,需要我们去找回来,故名拾欢。

我总觉得酒是好东西,可惜我不会抽烟。

校对看心情。

“呐,鹿丸这样抽烟对肺不好哦。”

树下某人眨着蓝色眼瞳笑眯眯地拉住正叼着烟蒂的鹿丸说教着。

表情是笑咪咪的,就像是很可爱的猫科动物。

鹿丸只是动也不动地坐着,

稍微吐了口气。

烟草的味道氤氲在仲夏的夜晚,

这是三年后归来他们的再见。

很奇怪的,鸣人回来并没有找他一起去一乐吃拉面,而是颇有其事的带着他去买了两瓶清酒对酌。

期间鸣人像是醉了一样对他说了很多很多,他这次回来没再穿以前那套看起来很活力的橘色套装,而是破天荒的穿了一件很凉爽的白色浴衣。

大开的洁白胸膛沾上了湿润的酒液,鹿丸盘坐在地上看着蹲在他面前脸色通红的鸣人心里大大地叹声。

麻烦了麻烦了,简直麻烦死了。

不知怎么,自己一向清楚理智的大脑这刻竟然是像是模糊了一样,好漂亮的蓝色啊,好漂亮的太阳。

在那有着星辰般善良的蓝色里,鹿丸的意识开始失去着。

酒是好东西,它能让人忘了很多事,也能让人明白很多事,此刻鸣人就在他面前,抱着酒瓶子迷蒙地撑跪在地上看着他。阳光陨落在他面前,内心的煎熬在纠结起内心的情感沉浮。

自鸣人离去这三年,他几次看着一乐的招牌心里思考着,总觉得失去了什么,很不习惯的感觉,像是灵魂缺了点什么一样。他觉得源头在那个有着金色头发的人身上,可他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只觉得看着那些熟悉的风景,鸣人灿烂的笑就会浮现在眼前,只觉得想着鸣人为了宇智波而伤心,疼痛的感觉会随着心脏一丝丝像全身的经脉蔓延,那到底是什么,他竟也理不清思绪。

这次鸣人的归来,感觉那人身上变了许多。

变得更调皮了,可能也是拜了自来也大人为师的缘故,而且鸣人的穿衣风格也古怪起来。

说话变了好多好多,他不再在自己面前说着佐助的什么什么,只是路过宇智波老宅的时候总会在门前驻足很久,他在暗处一直陪伴着,从天黑到天明,一直都这样陪伴着。

或许这样的陪伴从小都有的,可能习惯到他自己都忘了这样做是为什么,只是不想见到鸣人的失落。

初遇是美好的,即使是他单方面来讲的。

那时候的鸣人小小的一团蜷缩在秋千上,

伴随着夕阳的光影,让人看一眼就能觉得透入骨子的孤独。

小小的鹿丸带着好奇走了过去,把那个孩子戳醒了,鸣人脏脏的小脸抬起来望着他,眼里没有丝毫的表情,但是他却突然用手指去擦拭掉那些灰尘,并且把手放进了鸣人握地死紧的手里,现在都还记得自己说出你好,我是奈良鹿丸时鸣人的表情。像是突然见到光亮一般的瞳孔收缩,随后蓝色的眼瞳直直地晃入了他幼小的心灵里,自此一点点留下痕迹。

从那以后很久,鹿丸都能记得那瞬间内心的悸动。

是对于美丽最初的心动,来源于鸣人天空般湛蓝色的眸子,那样的神奇美丽。

现在呢?这人就在他面前。

周围的一切都好像是在为他铺垫着什么一样。

参天的树木丛,微小悦耳的蝉鸣声,傍晚后即将黑夜的天,萦绕在鼻尖能模糊人神智的酒气。

智商是多高此时已经不重要了,面对鸣人带着酒意穿着一身奇装异服要来喂他喝酒的举动这时要避免这样的麻烦已经迟了。

白色的浴衣被那人随意披在身上,清酒浇在上面渐渐弄得仿佛透明,将那人胸膛衬托的一览无余。

鸣人跪坐在他面前,带着大笑声嘿嘿嘿嘿地挎住他肩膀硬要喂他喝。

“喝嘛喝嘛!鹿丸你不是挺会喝酒的吗?”

将送入嘴里的液体咽下,濒临失控他开始不着痕迹地收紧环住鸣人腰肢的手。

“你这个,呃,麻烦的……我什么时候会喝酒的了。”

带着惩罚将鸣人压倒在草地上,鹿丸觉得今天晚上的鸣人和他都不正常起来了,当那冰凉的触碰贴到耳边时,鸣人带着撒娇的气息在吐露着粗鲁,一切的麻烦已经开始了。

疯狂的开关一经打开可是停转不下的,借着酒意或者不可告人的私欲作祟,他们都在那场温存里得到了些什么。

从后拥住鸣人的感觉格外真实,真实地觉得这一切都是一场梦一样,他借着酒意在鸣人情动时说出了那句我喜欢你的话语,说出的瞬间心都像被刺痛了一般。

然而沉浸在欲望里的人只是呆呆地回头看着他,眼里没有一点清醒的样子。

狂欢的过后是懵懂的,鸣人看着身上的痕迹也是很懵的,昨夜发生了什么?大概买了酒和鹿丸一起喝然后后来就记不清了。怎么起来我还在自己床上?

无数个问号❓在鸣人心里堆积。

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起身推开门,却看见鹿丸拿着自己客厅里那张第七班的相片在看着。

莫名的心慌占据脑海,他瞬身的移动快得都忽略了身上疼痛的感觉。

“你在看什么啊?鹿丸。”身后鸣人的声音响起,他像是做贼一样的把那张相片往鸣人手里一塞道:

“没什么啊,就随便看看。”

尴尬地吞了口唾沫,鹿丸挠挠头不敢再看鸣人看着他思索的眼神,赶快将从外面买的拉面一道也塞进鸣人手里背对着那人嘱咐道:

“快趁热吃,这是一乐的拉面,清汤的,没加蔬菜。”

背对着不敢多看鸣人,鹿丸此时恨地真想打死那时的自己,这叫什么事啊,怕麻烦还往身上揽事,看来我也是闲。

“鹿丸你今天怎么了?你好奇怪啊。”

提着拉面,鸣人抓抓金色头发有点不懂了,鹿丸这样扭扭捏捏的样子好奇怪哦,还想抓着人肩膀问个究竟,谁知那人一被他碰就像被火灼伤似地抖开他冲出了门去。

“你好好休息,我…我走了。”

一碰就像被火烧,再留下来他都不敢看鸣人此时纯真望着他的眼神,走出鸣人家的时候,从脚底突然扩散的罪恶感突然弥漫了他的整个灵魂。

以至于他连鸣人站在阳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时略有哀伤的表情都错过了。

“我又做错了什么吗?”

不解,鸣人摸着脖子上的咬痕懵着。

他到现在都还是懵的,昨天的事对于他来讲就是断片的感觉。

回到家,鹿丸烦恼地往床上一躺。

和老爸下完棋以后的疲惫并不能减轻他心中沉重的罪恶感,

“我真是变态啊,竟然能做那种事,唉麻烦死了。”

想摸根烟抽抽把脑子熏熏,结果口袋里空空如也。

手摸向裤带又想起那时他放纵自己与鸣人相欢的场景,羞愤地又盖住了自己的脸。

“鸣人,你果然,很麻烦啊。”

————半夜打鸡血,磕了几篇鹿鸣感动哭。

我真的好困,嗷呜。

一则推文外加碎念

周末复习中,累了打几把排位又重新看完了

《危险的气味》和《A级任务》两篇佐鸣文。

我觉得挺好的,对于同人来讲。

基于原著向来说,我看的文包里我觉得是不错的。

有一篇我觉得可以看看的《绝对的三角习题》,

这篇我看的零散,文包好像不全。

感觉很虐,我看完了还好。

有一篇all鸣的叫什么《千爱之后知后觉》好像是这名字吧,也很虐。

危险和A级我都看了。

两个都有点甜虐甜虐的。

尤其是A级任务,有不黑樱的我都想点赞。

记得有篇鼬佐鸣的也不错,名字忘了。

在all鸣文包看到的。

今天看A级不知怎么竟是看入戏了。

也就看着同人安慰自己吧。

看正片分分钟就想糊自己一脸的血。

是什么给了我追长番的勇气,还是迟到了十五年的想法。

大概是佐鸣之间很少见的羁绊吧。

我发现我真的很喜欢那种羁绊的感觉。

超越了爱人,朋友,家人。

大概是知乎上提到过的,真正的心心相印吧。

那种不需要做就能懂得,清水但情谊深厚的情感。

从鸣身上看到自己,一样的孤独。

但是他依然阳光四射,真羡慕他啊。

从佐身上看到自己的想法,一样的难以开口。

只能从言语行为上来表达。

每次想起她,都会觉得有一丝丝的心痛伴随着回忆而来,大概不是爱情吧,谁知道呢?

只是觉得和她在一起的时候空气都是暖暖的,

可她离去后我又开始,真正的一个人了。

我们是朋友啊,藏在心底的好朋友。

会躲起不见,见之尴尬的好朋友啊。

真难受呢?下雪的时候心都仿佛被冻住了。

我怎么忘了呢?我的心一直都是冷的。

可能她曾经温暖过。

最近几天心情好丧

这个时候再看佐鸣会不会又开始造(bfsh)福社会了

我觉得考完公务员就够了,我还要考研

考来考去的觉得好像没有意义

在亲戚家住了一晚,31楼啊,好高啊

缩在被窝里也只能觉得彻骨的寒冷

所谓的高处不胜寒,就是如此吧

大城市感觉到处都是孤独


大人的世界,没有童话啊

想念那时佐鸣都是年少的日子

那个时候真好啊

有温柔的卡卡西

臭屁装酷的佐助

花痴但是也有坚强一面的小樱


大人的世界,我真不想懂的

可是岁月不可能停止不前

就像梦会醒,人会死,心会碎一样


愿你安好,一生都如少年


思语

病了以后就没好过。

报复下自己。

难过的时候,就抬头看看星空吧。

你始终都是这般坚信着,

木叶的阳光怎能在那摇摇欲坠的邪恶里陨落呢?

于是为了少年口头上的称赞,

藏有九尾的孩子终于还是实现了梦想。

为什么要挡在我身前?

明明我可以躲开的。

凭什……么啊?

心里的动摇让些微旖旎情丝彻底消亡。

哈,小孩子哪里懂得什么情爱啊。

可是看着佐助浑身插满千本脸色苍白躺在怀里,

勃然的怒火突地就上升了。

浑身充满了力量的感觉,

从来没有一刻比那瞬间真实过。

对啊,很痛呢。

那是第一次,为在乎的人爆发。

鸣人以为不会再有下一次的。

可是,命运总是喜爱以捉弄人为乐呢。

樱花很美,正如那春日里笑望他的绿眸少女一样。

鸣人以为,那时懵懂的憧憬就是爱情。

于是看着樱哭着求他带回佐助的眼泪,

少年的热血绝不回转。

被希望之眼注视着,为了那抹笑容。

隐去心中对那冷酷少年奇异的感觉。

为了一个承诺,苦苦追寻着。

直到盛世烟火皆散,

漫天星辰里再也找不到熟悉的那颗。

这才知道,原来的热血沸腾。

渐渐也有了冰冷的时刻。

为了佐助的归来,鸣人做过许多努力。

每次受伤后都会问自己。

这是为什么呢?

问到最后自己都笑了。

无论是少女的眼泪,还是心里的暧昧。

始终都抵消不掉知道佐助要杀死自己时心里的茫然。

茫然,无措。

却像是发条机器般不厌其烦地说着我们是朋友的话。

就像是事先背好的台词一般。

佐助的唇永远都是冰的,

而樱的唇却是柔软的。

两种复杂的情感在内心交织起来。

“想什么呢?当然是为了好不容易得来的羁绊啊。”

少年情怀也是诗,分不清这些复杂的东西。

懵懂的少年却还是为着心里的想法向前。

是啊,还在纠结些什么呢。

热血起来的事,要什么理由啊?

只因为小樱,只因为是佐助啊。

于是内心坦荡,把其他的心思全都打入了脑海深处。

于是结局皆大欢喜,少女得偿所愿。

少年也归来了,他呢?也实现了当上火影的梦想。

有了妻子,还有了一个调皮的孩子。

生的和他如出一辙般调皮捣蛋。

他的孩子啊,也有如海般宽容的眼,

也有一头金色的发,也有一颗顽皮的少年心。

鸣人站在落雪的窗前,看着屋外打着雪仗的孩子们。

嘴角微微勾起了笑。

樱和佐助的孩子是个女孩,很酷的类型了。

这时候正攥着雪团“攻击”着他的孩子,

一旁缩手静立的白发少年不语,但是眼里却带着笑意也在看着那个风雪中笑地正灿烂的孩子。

“我看错了吗?咳,咳咳……也许,我该是看错了吧。”

钻心的疼痛缠绕着肺腑,捂嘴的瞬间血腥味道似乎也漫到了鼻间。

鸣人垂下手叹了一声,仿佛在笑一般。

也许啊,是该看错的。

看错不了那眼里的情意,

和曾经自己少年时眼里的神情相同的。

多想是自己看错了,

突然间骤起的笑意在胸口跌宕起来。

激地他不受控制地狂笑着坐倒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可笑……咳…咳,哈哈哈哈。”

笑也痛着,仿佛这样就能减轻心里呼之欲出的酸涩一样。

拿着破旧橘色衣服的佐助推开门便看见那人低头靠坐在桌脚旁的背影。

竟是想也没想便疾步奔了过去。

“吊车尾的,你是白痴吗?”

抬起人下巴正要将鸣人扶起。

却见那人嘴角有血,手上衣服上也沾了许多。

不由语气重了点。

刚想擦掉鸣人嘴角的血迹,不料想鸣人倾身突然伸手紧紧抱住了他。

身上是久立窗前雪的清寒,还带着些许的颤抖。

“能抱着你一会儿吗?就   一小会儿。”

似乎还有点哽咽,金发青年好听的声音带着干涩。

佐助眨了下刘海下略微发烫的眼,

还如年少时般带着调笑回了句:

“你是笨蛋吗?下雪了还在窗前站这么久。”

像是回应他的调笑,几片雪花这时恰巧被风吹进屋内,刚好落在怀里人光洁的侧脸上。

雪融后滑落下颌,

就像人的眼泪一样。

当你死后(1-17全文完结)

石墨链接走评论。

(整理下合集用电脑脑壳痛)

全文大概2万字+。

吐槽也算(´_>`)

其实我是试试写论文手速。

(链接无效或者无法看的话私我)

伤口

月读的世界里,是哥哥淡漠到极点的眼神。

从内而外的冰冷,血红色的眼望着他的表情。

没有一点点情绪的起伏,像是一具尸体一样。

再然后,有父亲的喊痛声,母亲的哭叫声。

接着,自己走到家门口,

就只看见哥哥拿着剑嗜血的背影。

“佐助,愚蠢的弟弟啊,你还是太弱了,恨我吧,憎恨我吧。你真的,太弱了。”

抵在颈项上的手扣地死紧,

鼬温热的气息在耳旁吐露着刀芒。

挣扎着想摆脱却又被捏着下巴扬起头来,

佐助能看懂那眼神里的嘲笑是什么。

对的啊,如此弱小的自己。

鼬的眼睛是好看的红色,像宝石一般地美。

涂上紫色指甲油的食指划过他的下颚,眼尾。

鼬看他就好像在把玩一个物件一样。

“你现在真的太弱了。”

放开手任由佐助梗着脖子大喘气滑坐在地,

身穿黑底红云长袍的俊美男子带着嘲谑转身离开了客店玄关。

“咳……咳咳。”

他只能坐在地上干咳着,呼吸着久违的新鲜空气。

满心的恨意化为了心痛在脑海里盘旋着。

佐助额前的几缕黑发挡住了眼睛,

坐在地上只握着右手手腕低头没有表情。

“尼桑,你能陪我练习手里剑吗?”

宇智波宅院内,小小的佐助看着坐在池塘边擦拭着苦无的哥哥问道。

“阿,抱歉佐助,我接了任务,今天没空呢。”

鼬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绑苦无,见他闻言泄气又委屈的模样无奈笑了笑,还是转头曲起食指朝他额头上轻推了下。

“这样吧,我下次陪你好吗?”

暖暖的,温柔的,体贴的鼬。

在昏黄的夕阳下格外好看。

佐助坐在旁边看着,慢慢地从背后抱住了哥哥。

“尼桑,我答应你哦。”

我答应你哦,你下次一定要陪我练习哦。

在哥哥带着芳香的发上蹭蹭,

他能听见哥哥无奈的叹气声。

“怕了你了。”

分不清楚那到底是梦或者还是幻术。

之前的温暖过于真实。

他在一片茫茫大雨里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鼬带着鲜血对他柔和的微笑。

那人带着血的唇吻在他的额头上,

带着最后的疼惜。

一片茫然,佐助还在之前的美好里沉迷着。

鼬开始散乱的眼神在二人呼吸相近间猛地收紧,

不容拒绝的手轻搂着他的后脑勺。

语气纠缠间,鼬带着血的发丝撇到了佐助的脸上。

有点痒,却不想抬手去扯。

因为自己的一双手已经不由地环住了鼬瘦弱的身体。

没有万花筒(写轮眼)的眼盯着他的。

满是冷汗的脸苍白如纸,

大雨使得一切模糊。

只能听见鼬微微说了什么。

接着便带笑从他身旁倒在了地上。

“尼桑?……”

疑问的瞬间,地上人化为一片乌鸦散去。

这是宇智波族的秘术,

可以选择任何一种幻术送别自己。

突然身上一种充满了力量的感觉。

眼睛烫地仿佛能燃烧起来,

剧烈疼痛下他最后躺倒在那一片雨中。

“尼桑……”

抬起手也接不住这漫天的雨水。
他连最后的嘱托也没听清。

【佐井鸣】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佐井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人物


你每次都是这样面带微笑着。


杀人的时候也在笑着。


仿佛这样就能说明一切一样。


对的呢,笑容是能解决所有的。


你喜欢语言刺到别人的样子,


因为看着那样活力四射的人生。


坠落在“根”的深处,


才不会那么冰凉。


你很喜欢画画,喜欢画那些美丽的东西。


蓝天,白云,绿草,星空。


能把一瞬即逝永远留下真好。


于是你说服自己自己还是算有个人身。


冰冷的刀锋划过热烫的动脉,


鲜血溅在脸上的感觉也是热热的。


奇怪的抹下来尝尝,有点甜甜的味道。


于是你发自内心笑了起来。


对的呢,每天都在重复着杀人的画面。


鲜血的味道浓郁到睡梦中天地都是红色般。


你是“根”阿,沉埋在木叶光亮的地下。


沉埋在那些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


于是你沐浴在黑暗里嘴角仍勾起笑意。


接到团藏私信的时候,你想你是有点吃惊的。


不过一想起可能会见到那个传说中的九尾人柱力。


心里的好奇又开始泛滥起来。


一个毛毛躁躁的吊车尾的吗?


这是那个已叛出村去的天才少年的口头禅罢了。


于是你带着熟悉的笑脸迎了上去。


结果就是你带着刺意刺伤了两个追梦队友的心。


樱发少女对鸣人不好,你总这样觉得。


你觉得那二人之间的打闹太过暴力。


却在鸣人阳光的笑容里敛去笑意。


你始终都是知道的,

你只是替代了以前的那个天才少年罢了。


对向着你而来的责问你始终也无话可说。


还能说什么呢?还能怎样说呢?


这个时候,保持微笑就可以了。


就像以前做刺杀任务一样。


鸣人老是和你不对调,你每次都还是笑着回应。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在触到那抹真实的温暖后。


是鸣人为了救他而赤身相拥的,不带一丝犹豫的。


将失血过多体温失常的他暖醒的。


到最后反而是鸣人陷入了昏迷中。


你那时的心开始在罪恶的天平犹豫不决。


你是真心地想杀死那个像他或者他像的少年。


每夜的守望,鸣人眼里的寂寥永远都存在着。


那是樱发少女未曾注意的,作为好友来说。


鸣人的气味,是带着淡淡的青草香气。


像是夏日雨后清新的味道。


鸣人的眼泪,是带着苦涩的酸味。


不懂感情的你,好像也体会到了一丝心疼。


鸣人的唇,是有着甜甜的橘子味道。


那样的亮色,是和他常服一样的颜色。


你终于也还是做了一回贼贼的事情。


小心翼翼地借着月光在偷着什么一样。


可是食髓不可知底味,


很多东西尝过后就一辈子忘不了。


于是你开始慢慢学着去触摸感情,


你开始研读一本本关于人际交往的书籍。


渐渐地开始学会收回自己的刺。


当然,仅仅只是对鸣人而言。


你画下了和鸣人在一起的日子。


因为那是一生的珍藏。


在月下对着远方默念着“朋友”两个字。


你在想这大概就是哥哥所说的 爱 吧。


什么是爱呢?大概你不懂吧。


只是看着佐助与鸣人之间的悲欢离合,


偶尔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行为。


你开始不再用微笑来面对。


只是每次和鸣人出任务时笑脸相迎。


鸣人喜欢笑容,你这样想着。


于是换上重新的刺来刺激鸣人。


不出所料,那人在你刺激下气的上蹿下跳。


生气的时候像只猫,还有那两根可爱的猫须。


瞪着那双蓝色的眸怒视你时,


仿佛眼前涌起风浪吧。


于是你眯起眼笑着,


语言调笑着鸣人君ji ji短的段子。


可爱的,帅气的,悲伤的,妩媚的。


都是你眼里最真的鸣人。


你发现了笑是真的可以上瘾的。


杀人的时候不小心挂着自己的手腕了,


赴第七班任务的时候来不及包扎。


你只觉得鸣人按着你伤口的地方疼到钻心。


但是你哭不出来了,已经没有泪可以流了。


那就笑吧,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


笑容是能说明一起的。


可是你却听着背对你的人说:


“佐井,你能不能别笑了,你笑的真丑啊。”


对啊,真丑呢。


被鲜血从小浸染到大的脸。


看透太多悲欢离合的心。


你又能做出什么美好的笑呢。


因为遇见了阳光,“根”的枝芽开始寻求温暖。


可惜阳光太强烈,枝丫也会凋零。


鸣人就是那道光,近在咫尺。


可是却每次都是穿指而过。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的保护色。


                               ————给佐井/祭


也是我自己的写照。

校对了下


【佐井鸣】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每次都是这样面带微笑着。

杀人的时候也在笑着。

仿佛这样就能说明一切一样。

对的呢,笑容是能解决所有的。

你喜欢语言刺到别人的样子,

因为看着那样活力四射的人生。

坠落在“根”的深处,

才不会那么冰凉。

你很喜欢画画,喜欢画那些美丽的东西。

蓝天,白云,绿草,星空。

能把一瞬即逝永远留下真好。

于是你说服自己自己还是算有个人身。

冰冷的刀锋划过热烫的动脉,

鲜血溅在脸上的感觉也是热热的。

奇怪的抹下来尝尝,有点甜甜的味道。

于是你发自内心笑了起来。

对的呢,每天都在重复着杀人的画面。

鲜血的味道浓郁到睡梦中天地都是红色般。

你是“根”阿,沉埋在木叶光亮的地下。

沉埋在那些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

于是你沐浴在黑暗里嘴角仍勾起笑意。

接到团藏私信的时候,你想你是有点吃惊的。

不过一想起可能会见到那个传说中的九尾人柱力。

心里的好奇又开始泛滥起来。

一个毛毛躁躁的吊车尾的吗?

这是那个已叛出村去的天才少年的口头禅罢了。

于是你带着熟悉的笑脸迎了上去。

结果就是你带着刺意刺伤了两个追梦队友的心。

樱发少女对鸣人不好,你总这样觉得。

你觉得那二人之间的打闹太过暴力。

却在鸣人阳光的笑容里敛去笑意。

你始终都是知道的,

你只是替代了以前的那个天才少年罢了。

对向着你而来的责问你始终也无话可说。

还能说什么呢?还能怎样说呢?

这个时候,保持微笑就可以了。

就像以前做刺杀任务一样。

鸣人老是和你不对调,你每次都还是笑着回应。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在触到那抹真实的温暖后。

是鸣人为了救他而赤身相拥的,不带一丝犹豫的。

将失血过多体温失常的他暖醒的。

到最后反而是鸣人陷入了昏迷中。

你那时的心开始在罪恶的天平犹豫不决。

你是真心地想杀死那个像他或者他像的少年。

每夜的守望,鸣人眼里的寂寥永远都存在着。

那是樱发少女未曾注意的,作为好友来说。

鸣人的气味,是带着淡淡的青草香气。

像是夏日雨后清新的味道。

鸣人的眼泪,是带着苦涩的酸味。

不懂感情的你,好像也体会到了一丝心疼。

鸣人的唇,是有着甜甜的橘子味道。

那样的亮色,是和他常服一样的颜色。

你终于也还是做了一回贼贼的事情。

小心翼翼地借着月光在偷着什么一样。

可是食髓不可知底味,

很多东西尝过后就一辈子忘不了。

于是你开始慢慢学着去触摸感情,

你开始研读一本本关于人际交往的书籍。

渐渐地开始学会收回自己的刺。

当然,仅仅只是对鸣人而言。

你画下了和鸣人在一起的日子。

因为那是一生的珍藏。

在月下对着远方默念着“朋友”两个字。

你在想这大概就是哥哥所说的 爱 吧。

什么是爱呢?大概你不懂吧。

只是看着佐助与鸣人之间的悲欢离合,

偶尔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行为。

你开始不再用微笑来面对。

只是每次和鸣人出任务时笑脸相迎。

鸣人喜欢笑容,你这样想着。

于是换上重新的刺来刺激鸣人。

不出所料,那人在你刺激下气的上蹿下跳。

生气的时候像只猫,还有那两根可爱的猫须。

瞪着那双蓝色的眸怒视你时,

仿佛眼前涌起风浪。

于是你眯起眼笑着,

语言调笑着鸣人君ji ji短的段子。

可爱的,帅气的,悲伤的,妩媚的。

都是你眼里最真的鸣人。

你发现了笑是真的可以上瘾的。

杀人的时候不小心挂着自己的手腕了,

赴第七班任务的时候来不及包扎。

你只觉得鸣人按着你伤口的地方疼到钻心。

但是你哭不出来了,已经没有泪可以流了。

那就笑吧,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

笑容是能说明一起的。

可是你却听着背对你的人说:

“佐井,你能不能别笑了,你笑的真丑啊。”

对啊,真丑呢。

被鲜血从小浸染到大的脸。

看透太多悲欢离合的心。

你又能做出什么美好的笑呢。

因为遇见了阳光,“根”的枝芽开始寻求温暖。

可惜阳光太强烈,枝丫也会凋零。

鸣人就是那道光,近在咫尺。

可是却每次都是穿指而过。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的保护色。

                               ————给佐井/祭

也是我自己的写照。

校对了下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每次都是这样面带微笑着。

杀人的时候也在笑着。

仿佛这样就能说明一切一样。

对的呢,笑容是能解决所有的。

你喜欢语言刺到别人的样子,

因为看着那样活力四射的人生。

坠落在“根”的深处,

才不会那么冰凉。

你很喜欢画画,喜欢画那些美丽的东西。

蓝天,白云,绿草,星空。

能把一瞬即逝永远留下真好。

于是你说服自己自己还是算有个人身。

冰冷的刀锋划过热烫的动脉,

鲜血溅在脸上的感觉也是热热的。

奇怪的抹下来尝尝,有点甜甜的味道。

于是你发自内心笑了起来。

对的呢,每天都在重复着杀人的画面。

鲜血的味道浓郁到睡梦中天地都是红色般。

你是“根”阿,沉埋在木叶光亮的地下。

沉埋在那些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

于是你沐浴在黑暗里嘴角仍勾起笑意。

接到团藏私信的时候,你想你是有点吃惊的。

不过一想起可能会见到那个传说中的九尾人柱力。

心里的好奇又开始泛滥起来。

一个毛毛躁躁的吊车尾的吗?

这是那个已叛出村去的天才少年的口头禅罢了。

于是你带着熟悉的笑脸迎了上去。

结果就是你带着刺意刺伤了两个追梦队友的心。

樱发少女对鸣人不好,你总这样觉得。

你觉得那二人之间的打闹太过暴力。

却在鸣人阳光的笑容里敛去笑意。

你始终都是知道的,
你只是替代了以前的那个天才少年罢了。

对向着你而来的责问你始终也无话可说。

还能说什么呢?还能怎样说呢?

这个时候,保持微笑就可以了。

就像以前做刺杀任务一样。

鸣人老是和你不对调,你每次都还是笑着回应。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在触到那抹真实的温暖后。

是鸣人为了救他而赤身相拥的,不带一丝犹豫的。

将失血过多体温失常的他暖醒的。

到最后反而是鸣人陷入了昏迷中。

你那时的心开始在罪恶的天平犹豫不决。

你是真心地想杀死那个像他或者他像的少年。

每夜的守望,鸣人眼里的寂寥永远都存在着。

那是樱发少女未曾注意的,作为好友来说。

鸣人的气味,是带着淡淡的青草香气。

像是夏日雨后清新的味道。

鸣人的眼泪,是带着苦涩的酸味。

不懂感情的你,好像也体会到了一丝心疼。

鸣人的唇,是有着甜甜的橘子味道。

那样的亮色,是和他常服一样的颜色。

你终于也还是做了一回贼贼的事情。

小心翼翼地借着月光在偷着什么一样。

可是食髓不可知底味,

很多东西尝过后就一辈子忘不了。

于是你开始慢慢学着去触摸感情,

你开始研读一本本关于人际交往的书籍。

渐渐地开始学会收回自己的刺。

当然,仅仅只是对鸣人而言。

你画下了和鸣人在一起的日子。

因为那是一生的珍藏。

在月下对着远方默念着“朋友”两个字。

你在想这大概就是哥哥所说的 爱 吧。

什么是爱呢?大概你不懂吧。

只是看着佐助与鸣人之间的悲欢离合,

偶尔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行为。

你开始不再用微笑来面对。

只是每次和鸣人出任务时笑脸相迎。

鸣人喜欢笑容,你这样想着。

于是换上重新的刺来刺激鸣人。

不出所料,那人在你刺激下气的上蹿下跳。

生气的时候像只猫,还有那两根可爱的猫须。

瞪着那双蓝色的眸怒视你时,

仿佛眼前涌起风浪吧。

于是你眯起眼笑着,

语言调笑着鸣人君ji ji短的段子。

可爱的,帅气的,悲伤的,妩媚的。

都是你眼里最真的鸣人。

你发现了笑是真的可以上瘾的。

杀人的时候不小心挂着自己的手腕了,

赴第七班任务的时候来不及包扎。

你只觉得鸣人按着你伤口的地方疼到钻心。

但是你哭不出来了,已经没有泪可以流了。

那就笑吧,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

笑容是能说明一起的。

可是你却听着背对你的人说:

“佐井,你能不能别笑了,你笑的真丑啊。”

对啊,真丑呢。

被鲜血从小浸染到大的脸。

看透太多悲欢离合的心。

你又能做出什么美好的笑呢。

因为遇见了阳光,“根”的枝芽开始寻求温暖。

可惜阳光太强烈,枝丫也会凋零。

鸣人就是那道光,近在咫尺。

可是却每次都是穿指而过。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的保护色。

                               ————给佐井/祭

也是我自己的写照。
校对了下

为什么被洗脑了,

难道真的是反逆黑白吗?

唔,突然有点想萌正直受类型的。

(口胡!鲁路修怎么不正直了2333)

总觉得,被视频洗脑了后觉得。

朱雀桑好卡哇伊,

好傻白傲娇(emmmm)

人设崩了==


“鲁路修,一直想说了你的制服好丑”

“额,这是你要穿下去的。”


朱雀:嗯???┌(。Д。)┐


零之镇魂曲,

世界上最好听的背景音乐。

你值得拥有。


我可能看了假的反逆?黑白?


是黑骑白王还是白emmm…


无所谓了,我已经差不多可以无差了。


有R18长篇的吗?